都说七年之痒

2019-03-03 11:59

刚去武汉时,他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,跟我说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,在电话里听听女儿的呀呀学语。大半个月,或者一个月,就回家一次。我自己带孩子,还要上班,虽然累了点,但心里是从容的。但是渐渐地他回家的间隔越来越长,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。问他,他说是业务多了,工作太忙,顾不上。我有点怀疑,不打招呼去看他。

女儿虽然小,好在我的父母身体都很好,可以帮着照看,况且武汉离郑州又不远,他回来或者我去看他都很方便。如果我知道一个男人独自在外会遇到很多诱惑,我一定不会放他走,再穷再苦都不会。我过高地估计了他的抵抗力和自己的魅力,我太过相信人性中善良坚贞的部分。

目标酒吧跟往常一样安静,好听的爵士乐淡淡地环绕着。我和若雨约好了晚上八点见面,可是一直等到八点四十分,她才匆匆出现。若雨抱歉地解释,她先把四岁女儿送到了母亲家里,又哄她睡着后才出发,所以迟到了。在酒吧里,是不容易看出人的真实年龄的,幽暗的光线可以掩盖掉很多,比如眼角的皱纹,比如黯淡的肤色,可是落寞的神情是无法掩饰的。若雨故作轻松地和我聊天,但是透过她嘴角的微笑,我仍然能够感觉得到,笑容后的牵强和无奈。

我离婚刚三天。有七年历史的大红的结婚证变成了蓝色的离婚证,还放在同样的地方,书柜最右边抽屉的最深处。离婚那天,我一早起来,一样样清点离婚时要带的相关手续:户口本、身份证、照片,好像不放心,生怕漏了点什么,万一缺点什么东西离不成,多尴尬。

迎着清晨的阳光看过去,六年的时光在脸上划过,这张脸已经不再年轻,挑不出什么毛病,可就是失去了光泽,黯然无光,像搁置了很久的水果一样。据说,没有男人疼的女人都是这样的。他早就准备好了,默默地坐在客厅里等我,任我在梳妆台前磨蹭,也不开口催我。不像那天早上,一个劲儿地催我快点快点,好像晚了就赶不上似的。

送她去姥姥家的时候,女儿磨磨蹭蹭不愿意走,我有点生气了,说了她一句,没想到女儿突然抱住了爸爸,眼泪一串串地流淌着,抽泣着对爸爸说:爸爸,你别不要我,我以后肯定听话,一定不惹你生气了,爸爸你别走啊,别离开我和妈妈。我们谁也没有当着孩子的面提过离婚的事,不知道她怎么猜到的。也快哭了,抱着女儿说:爸爸怎么能不要你呢,你是个乖孩子,是因为妈妈忙才送你去姥姥家的。经历了外遇、冷战后,我结束了七年的婚姻。都说七年之痒,而我痒到痛。终于离了,痛过恨过,我可以静下来,盘点这几年了。

七年以前,我也在某个早上,怀着激动的心情收拾证件。七点多,他就在楼下喊我,我们坐出租车去民政局领结婚证。时过境迁,六年的时光太快,变化也太多。我仔细地洗了脸、化淡妆。奇怪,我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去做这些。事实上,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,现在更多的是无奈,既然结束,就让自己在最后的时候输得漂亮一点吧。

筹备结婚的时候,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。那时候,我和他都觉得,结婚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醒来后,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对方,而每天晚上临睡前,看到的最后一个人也是自己最爱的人。婚后第三年,女儿出生,一切都很好,三口之家其乐融融。女儿一岁的时候,他们的公司在武汉设了办事处,派他去做主任。他征求我的意见,我像这个世界上所有贤淑恭良的女人一样,毫不犹豫地支持他的事业发展。我们商量的结果是,去了,他能独当一面,事业上能有一个突破的平台,家庭经济也能得到更好的改善。

四岁的女儿昨天就送到我母亲家了,为了不让她伤心。这是个太早熟太敏感的孩子,从她出生起,父母之间的爱情就没了,他父亲就很少回来,她享受到的父爱少之又少,所以才特别渴望父亲给她的爱。她懂事的时候,我们已经发展到冷战了,三岁的孩子就会用自己的小心眼哄完了爸爸再哄妈妈,试图让三个人手拉手在一起。每次女儿做这些,我心里都痛得要命,可是又不能不伤害到她。每一次我都在心里说:孩子,妈妈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伤害你,可是妈妈保护不了你,妈妈无法挽留住爸爸。